关灯
护眼
    炎炎烈日,沙漠深处,一眼望去,漫天黄沙!

    沙子反射出强大的热量扭曲了空气,连远处躺在沙丘上巨大狸猫的身体都折射出许多重影!

    “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真是舒服啊,今天的阳光真温暖!”

    沙丘上的巨大狸猫,双手枕在头下,扭动了巨大的臀部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享受万物之源温暖的热量!

    “嗯,周围怎么那么安静,我才刚睡着一会,周围的人全都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发生什么吧?

    “海啸?”

    “地震?”

    “人妖?”

    狸猫睁开了眼睛,巨大铜钱形状的眼睛,看着挂在天空金色的太阳!

    太阳还是那个太阳,但是: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眼睛不痛?”

    “都盯着烈日,十几秒了!

    “正常人看了一秒,眼睛都会被灼伤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正常了?”

    突然,狸猫坐起身来了!

    沙丘上的沙子被这巨大的身躯搅动得到处飞撒!

    “WHAT,什么情况,那么多沙子,我的手怎么捏出了沙子!”

    “卧槽,我全身都是沙子!”

    “卧槽,还是一团硬邦邦的沙子!”

    林戈惊呆了!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休假了,我不是在海边晒太阳吗?正在享受日光浴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睡了一觉就到沙漠了,那强大热量扭曲了空气,为什么我不觉的热?

    “而且我TM怎么看都是一团沙子,动作稍微速度快些,身上的沙子就会抖下来!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,我在哪,千万不要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心肝承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咦,我的心肝呢?”

    风之国,沙漠深处,不知名的沙丘已经被这巨大狸猫到处转动身体搅没了!

    “我竟然魂穿了,长长的尾巴,短小的四肢,紫色的纹路,成为一只狸猫。”

    拍了怕那圆鼓鼓的巨大肚子,看着身上熟悉的紫色纹路,然后双手捂着脸: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国际玩笑,这是火影忍者的世界啊!”

    ”我是守鹤,一尾守鹤,火影里总共出场不到半小时,台词不到十句SB尾兽!”

    10分钟后,林戈接受了他变成一尾守鹤的事实!

    “这里是火影世界,我林戈来到了火影世界,成为了尾兽!”

    “即将陷入黑暗封印,就算跑出来也是溜达几分钟后,又陷入封印,最后就是被十尾强行吞掉了了!”

    林戈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团沙子组成的守鹤!

    想起了守鹤刚出场那一句:

    ‘终于出来了’

    那撕心裂肺的怒喊!”

    追了10多年的火影!

    在那追更的岁月里,每天都激动的幻想如何暴打:

    一路妥协的三代,极端中二佐助,幸运爆棚的太子,还有那傻瓜黑化的带土!

    可从来没幻想过会成为守鹤啊!

    尾兽是很强,但是都是很苦鳖的啊!

    每一只尾兽出场不到几分钟就会被封印,封印在人柱力体内,永不见天日,遇到女人柱力连洗澡都偷看不了!

    “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,虽然我没有小弟弟了,但是起码在火影结局都是死不了的!”

    “拥有无限重生的生命,那也不错啊!就是不知道死亡疼不疼!”

    林戈回忆起了火影的剧情,那是个战乱纷纷,抛头挥血的忍者世界!

    忍者平均寿命都不到30,现在成为了守鹤,就苟到最终章吧!

    还不是一样秒杀了99%的忍者了!

    “天塌了,有两太子顶着,我就苟到最终篇吧!”

    林戈开始往好处想了,成为守鹤也是不错了:

    查克拉巨大,擅长风遁和封印术,

    实力在尾兽中也是前三的存在,

    还是唯一一个可以使用多种忍术的尾兽!

    守鹤除了查克拉量排在最后,身体笨重,脑袋有点二好像就没什么缺点了!

    既然我成为了守鹤,那么就是最强的尾兽!

    以后我就是守鹤了,有机会重新当人了,再叫回原来的名字!

    希望有机会!

    “好怀念做人啊,起码可以嘘嘘!”

    扭着那沉重的屁股,在沙漠晃荡了1个多小时,沙漠里什么都没,毛都没一根,除了黄沙,还是黄沙!

    魂穿守鹤之前,生活上是个非常咸鱼的人,既不会氪也不会肝!

    就算幻想有一天来的火影世界了,也只是想去拉拉面,在大筒木一乐的拉面店打工!

    “忍者太可怕了,主要是太累了!不是修炼就是任务,连谈恋爱也没什么时间去浪漫!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它都是泯然众人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诅咒了六道,被扔到这火影世界!

    成为了一团强大的沙子,连当咸鱼,伸个懒腰都没机会的尾兽!

    “风遁,炼空弹!”

    “风遁炼,空连弹!”

    “风遁,沙散弹!”

    “磁遁,沙行术”

    一双铜钱的眼睛看着到处黄沙飞扬,最后都把它巨大的身体给掩盖了,形成一个新的沙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