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游戏的效率很高,警方接到匿名举报暗地里展开搜查,很快便人赃俱获。同时,苏尔也收到了作为主持人的另外一件报酬,一个u盘。

    插入电脑后,出现一行提示:[阅后将启动自毁程序,观看过程中请保持电量充足,禁止录制。]

    纪珩买菜回来,就看见苏尔坐在显示屏前,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,耐心不是很足的样子,口中还念叨着‘怎么加载这么久。’

    听到关门声,手指下意识合拢,微笑着问出一句废话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纪珩:“查成绩?”

    因为杀人犯的事情,封闭管理大半年后学生迫不及待回去,还有几门课没出成绩。

    见他已经开始朝这边走,苏尔说出实情:“游戏寄来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谈好的价钱是一百八十张照片。

    纪珩好笑地坐在他身边:“真人不看,看照片?”

    苏尔是个很理智的人,懂得攥取最大福利:“早几年前你还年轻,那时候的身材和脸处在一生中的黄金巅峰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加载图标终于消失,不曾想打开后不是照片,而是一段视频,视频里的主人公不仅仅是纪珩。苏尔还看到了自己,音容相貌基本和现在没差别,佩戴着胸牌,头发要略长一些……

    ·

    如果让玩家来选择最讨厌的副本类型,逃杀游戏绝对能排到前三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大的范畴,有时候生存游戏也能勉强归类到其中,其中往往少不了一个关键词——饥饿。

    此刻海面上正行驶着一艘晃晃悠悠的船。

    副本要求玩家需要乘船到达指定地点——义庄,到达前他们还抱着微妙的侥幸心理。义庄有很多不同种类,宗祠,学堂,公田……临时停放棺材的地点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最后一个就行。

    傍晚时船匆匆靠岸片刻很快离开,早前有人尝试过和船夫搭话,询问这地方什么时候再来船,结果发现一船的人全部被割了舌头,手一拿笔就颤抖。

    打听不到更有用的消息,众人只能虔诚祈祷不要是太平间,可惜事与愿违,下船后顺着副本提供的地图走,一行人到达了一处十分荒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路没了。”

    惊骇的事实很快被人发现,来时的小路变成了茂密的树林,每一棵树上都长满了色彩斑斓的蘑菇,地面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天色太晚,不适合探索,加之游戏不出点幺蛾子就不叫游戏了。最初的惊讶结束,所有人快速进入义庄内部,中心位置停着一尊很醒目的棺木。

    要不要开棺成了第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次的玩家总共有十五人,是个大型副本,意见不同的情况下,约有两三人开始征询纪珩的意见。作为本场武力值最高的人,他所拥有的决定权比重较旁人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开。”纪珩几乎没怎么犹豫,率先用匕首撬掉了几根钉子。

    赵三两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,直接执行他的命令,结果手刚挨到棺材板,感觉又黏又腻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手指上沾着绿色的奇怪液体。

    赵三两抬头看纪珩,后者环视四周:“来两个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退缩,只有一个少年走过来。

    纪珩瞄了眼对方的胸牌,很快收回视线说:“棺材板没有钉死,稍后我们三个同时用力撬,差不多能打开。”

    苏尔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一道声音插入:“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是不是太冒险了?”

    纪珩懒得回应,倒是赵三两翻了个白眼:“不打开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对方被问住了,讪讪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大型副本,即便是开场杀,实力够了也能躲过,趁人多的时候开团体的生存机率还能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苏尔的突然开口让不少武力值低的玩家脸色难看,刚想开口骂人,一看说话的人武力值也不高,顿时没得怼。

    离危险最近干实事的人都没哔哔,他们自然没资格发表言论。

    赵三两找来几根粗壮的树干,递给苏尔一根。

    “不害怕?”

    开棺前,纪珩难得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尔摇头:“义庄的棺材,千百年来似乎只盛产一个品种……僵尸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话音落下,用力压了下树干另一端,实际过程比想象的还要顺利,轻轻松松就撬开了,仿佛这座棺材在这里就是等着被撬。

    棺材里躺着一个皮肤呈铁青色状态的人,指甲很长,顶端是黑色。

    苏尔敢开棺自然有他的依仗,除了道具中有专门克这玩意的桃木小剑,再者便是他在副本里遇见过僵尸,比较有经验。

    开棺的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,反倒是围观的几乎要退到门口,发现僵尸没有暴怒而起的征兆,才重新进门。

    “唤醒方法……”苏尔注意到棺材侧面写着的一行血字,念了出来:“五滴人血,九根头发丝,复活后僵尸每日清醒时长为三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。”玩家中一个光头走过来,摸了摸脑袋:“歧视我?”

    他的同伴嘴角一抽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难不成谁还会去主动唤醒僵尸?

    苏尔注意到纪珩听到这句话时,嘴角微微有了些弧度,不过这笑容更多是夹杂着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第一个夜晚大家过得相当警惕,没什么事发生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主持人终于出现,它是一只乌鸦,停在稻草上,口吐人言:“活下去,活够七天。”

    开棺开出僵尸,大部分人倾向于任务和僵尸有关,不曾料到过关要求只字不提僵尸。在他们还小心提防僵尸的时候,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凸现出来:食物。

    来时的小路开始时便莫名其妙消失,周围根本找不到其他人家。十五人不得已分成了三个小队在树林里搜索,除了遍地的毒蘑菇,连棵杂草都看不到。若是有水源勉强可以撑过几日,可惜走出很远,也没有发现任何湖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一点水都没有,要不这些植物如何生长?”

    副本里太多事都无法用常理推测,说这句话企图自我安慰的人到后面语气越来越弱,连自己都无法说服。

    全体无功而返,一天的搜寻已经让人精疲力竭,没有水源,也没人愿意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第三天,终于有人坚持不下去,拔了个蘑菇,轻轻咬了一口,没多久便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乌鸦低头轻啄梳理着羽毛,知道他们已经快要到达极限,以旁观者的姿态擅自篡改引用名人名言:“世界上不是没有食物,只是缺乏发现食物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坐在地上保持体力的人面面相觑,目光皆是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纪珩和赵三两以上厕所为由出去,和其他人不同,他们有保命的筹码……一个能瞬间恢复20点武力值的道具,提升武力值侧面等同于恢复身体的一定机能。

    确定周围无人,赵三两使用道具后状态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把纽扣含在嘴里,试图分泌出更多唾液,含糊不清问:“会下雨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纪珩:“两种通关方式,其一是熬到一个极限,会有生路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呢?”赵三两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纪珩冷笑:“吃同胞的血肉,玩家不能自相残杀,他们只能利用一点。”

    赵三两瞳孔一缩:“僵尸?”

    迷雾倏地在眼前拨开,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一尊棺材,还特地标注了唤醒方法。

    咽了下口水,赵三两心有余悸问:“要提前知会剩下的人么?”

    纪珩摇头:“人太多,分歧也多。”

    何况他也只是用道具占卜了一下,并不能确定哪天会下雨,没有人会把性命轻易交托到别人手中。

    赵三两似乎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:“也对。人类的劣根性,到时候坚持不下去,我们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濒临绝境的人大概率会先把屠刀举向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”纪珩:“那个孩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