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辩经能使得两个人的领悟都往前精进,但楚君回和小沙弥眼里的世界完全不一样,“辩经”也就变成了“世界观对碰重塑”。

    他只是需要一个人给自己反馈而已,却不曾想给智深说自闭了。

    这是辣条都唤不醒的浑浑噩噩,三步一个平地摔,五步侧翻旋体。

    楚君回觉得,想要救智深,非得是一百斤的角糕才行。

    敲了十几家的门,总算是让他得到了一个和角糕有关的情报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是酸角糕吧?那不是咱峥县本地的东西,以前好像确实有外乡人来这边卖过,但是发现赚不到钱,没两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~我想起来了,以前有个老和尚好像和你们问过同样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他后来跑去西边那个饴汤铺转了转,不知道那边有没有,你们可以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商原膴膴,堇荼如饴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商国的土地十分肥美,连堇菜和苦苣也象饴糖一样甜。

    抛去赞扬商国的马屁不谈,这句话真正潜藏的意思是……商国饴糖很少,就剩堇菜和苦苣了。

    饴汤铺主要卖饴糖,当饴糖这种东西作为奢侈消费品出现在商国的时候,它的价格就低不了。

    当楚君回和智深赶到峥县西边那个饴糖铺的时候,这里的老板张嘴就要八两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我买啥呢……”楚君回直接无语了。

    我是钱多,伱也不能拿我当冤大头啊!

    饴糖铺的老板表示这都不重要,这年头也就光头能吃得起糖了。

    他这里的糖都是包好的,一袋八两银子,拒不还价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来买糖的,施主听过酸角糕没有?”

    饴汤铺的老板先是摇摇头,而后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想要消息,先用八两买我一包糖。”

    旁边那小和尚的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,此时不拿捏,更待何时?

    “我是和尚。”楚君回的脑袋上泛起了金光,像是一个闪亮的灯泡。

    他以为普通人见到僧人“显圣”之后,起码会衡量一下自己该不该黑这钱,但饴汤铺的老板根本不鸟他,还是伸着手要钱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这么勇吗?”执吾震惊。

    “废话,你一个念经的还会来打我不成?”

    君子可欺之以方,对于恪守佛门清规的人也一样,老板根本不怕这和尚使用暴力手段。

    但不巧的是,他面前的这个人既不是君子,也不是戒僧。

    “阿达!”

    楚君回赏了饴汤铺老板一个爱吃的大耳瓜子之后,他非常识时务的说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他说以前有一个抠门的老和尚,每次来他这只买一丢丢的糖。

    他问老和尚买这糖干嘛去,他就说他要给徒弟做角糕。

    “糖能做角糕吗?”智深愣愣的发问。

    老板回道:“糕点都要有糖,但光有糖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他,你光拿糖怎么做糕点?”

    “老和尚指了指身后。”

    饴汤铺的老板此时也指了指身后。

    (

    那边是几颗枣树。

    看着树上那圆润的大枣,智深的泪水忍不住哗哗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后面的角糕怎么不酸了,怪甜的嘞……”

    枣是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