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孙党花自然不是吴老六的对手,伤痕累累地从吴老六的办公室里出来。

    孙党花冷笑,原来这就是她追求的幸福,原来这个男人说的都是假的!

    孙党花忍不住想起与孙光明在文城开饺子馆的时候,那会儿累,但是孙光明对她是真好。孙党花苦笑一声,现在她穿着吃着,都比那时候好,可是为什么她觉着心里空荡荡的?

    刘团圆将深圳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之后,跟随卫南凛一起回来省城。

    刚到省城部队大院,站岗的士兵就上前,冲着卫南凛行礼,报告道:“卫团长,最近两天总有一位老人家前来找嫂子,这是老人家留下来的地址。”

    刘团圆听说之后,赶紧上前看了一眼,她一愣,抬眸对卫南凛说道:“是秦老,秦老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刘团圆顾不上放下行李,带着小老三去见了秦老。

    秦老住在一家宾馆里。

    刘团圆带着小老三进去的时候,秦老正坐在桌子前喝酒,一盘花生米,一瓶老白干,瞧着满脸愁容。

    “秦老,您这是从国外回来了?”刘团圆上前说道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老抬头,赶紧应一声,这会儿小老三也上前,亲亲热热地喊了一声爷爷。

    秦老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刘团圆一怔,赶紧问道,“您这趟回来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老叹口气,摆摆手:“那国外,我是再也不去了!”

    刘团圆让小老三坐下来,她望着秦老问道:“是秦老在那边住不习惯?”

    秦老无奈地说道:“我那儿子跟我说,他在外面混得很好,在一个大律师行当律师,我就信了,去了一看,啥大律师,就是个打杂的,白天上班,晚上还要去洗盘子,那吃食,我也不习惯,那牛排,血呼啦的,我是吃一次拉一次,肚子不好就得去瞧病,一次生病就要很多钱,时间长了,儿子也厌烦了,我也累了,我就回来了!”

    刘团圆说道:“原来如此,那外面毕竟不是秦老的故土,一时住不习惯也正常。秦老放心,您那些东西我都给放着呢,就是有几件大家伙,可能要不回来了!”

    秦老一怔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刘团圆将周阳霖的事情说了,低声说道:“那些大的,实在是来不及搬,我看了一下,少了三件。”

    刘团圆说了那三件物件的名字。

    秦老说道:“那三件虽然大,但是不是最值钱的,只要棋盘没丢就没事!”

    刘团圆点头:“那个还在!”

    秦老这才放心,说道:“我来找你,也不是为了要那些玩意的,我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,吃也吃不多,穿也穿不多,我更不会将这些东西拿出去给我儿子,这是中国的东西,就得属于中国,所以东西放在你手里,我也放心。我就是觉着无聊,自己住在那个小屋子里,也住够了,就想着到你这来瞧瞧,也顺便看看小老三,我的好孙子!”

    小老三亲热地蹭着秦老的手臂,昂着小脑袋说道:“爷爷,我又发现了大宝贝!”

    秦老一听这话,立刻有了精神:“傻宝贝,快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刘团圆说道:“还真的想让秦来给瞧瞧呢,从深圳一户人家里收来的,也不知道真假,但是看着很唬人!”新笔趣阁

    秦老一听这话,立刻拍着大腿笑道:“看来我这一趟是没有白来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