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刘团圆瞧着这宾馆的简陋摆设,立刻说道:“秦老,我在省城有套院子,还没过去住呢,您来了,正好去住一下,我抽空也将那些东西给您带去,您好生研究一下!”

    秦老点点头,来了精神头。

    “秦老,既然您儿子暂时不回来,那您就跟着我,我照顾您,伺候您,若是您儿子一直不回来,我就给您养老送终!”刘团圆说道。

    秦老一听,立刻点点头,眼睛里也是湿润,“他啊,是不可能回来了,他怕回来,别人瞧不起他,说他在国外混不好,其实啊,那都是自己的虚荣心,只要自己过得舒服就行了,何必管那么多?”

    刘团圆说道:“人各有志,或许秦哥习惯了外面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秦老点点头,又叹口气。

    刘团圆将秦老安置在之前买的宅子里。

    这宅子是卫南凛买下来的,刘团圆将人安排住进去,自然要跟卫南凛说一声。

    卫南凛说道:“房子既然送你了,你就可以随便处置,不用问我!”

    刘团圆笑着点点头,正要说什么,却又感觉到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刘团圆赶紧出去,扶着院子里的树喘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卫南凛赶紧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在深圳的时候就这样,偶尔会头疼不舒服!”刘团圆说道,她算了算日子,难道真的怀孕了?看来她得找个机会去检查一下了!

    “我明天请假陪你去趟医院!”卫南凛说道,“身体的事情是大事,可不能耽误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,可能就是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火车,累了,回来也没有休息就去见了秦老,我睡一晚上就行了!”刘团圆说道。

    卫南凛只得点头,晚上还给刘团圆下了一碗面。

    刘团圆简单吃了一点,很早就睡了,可是睡得并不踏实,总有一个男人苍老的声音在提醒着她什么。

    半夜里,刘团圆惊醒了,梦里梦见什么,她不记得了,只是觉着心慌。

    身边卫南凛觉察到她的动静,朦胧中侧过身来,将刘团圆紧紧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躺在男人怀中,听着男人的心跳声,刘团圆惊慌的内心这才慢慢平静,她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再次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卫南凛请了假,一定要带着刘团圆去医院瞧瞧。

    “一切正常!”大夫看了化验单,低声说道,“没有什么异常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,那她怎么总感觉头晕、想吐,不是怀孕吗?”卫南凛赶紧问道。新笔趣阁

    “怀孕?”大夫看了一眼报告单,“这点我很确信,不是!”

    卫南凛一听,忍不住有些失望:“我还以为又是三胞胎呢!”

    那大夫一愣:“三胞胎?”

    刘团圆赶紧说道:“大夫,您别听他的,他开玩笑呢!只是我既然没事,为什么总是吐跟恶心?”